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山東|山西|陝西|廣東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團|雲南|浙江
  • 巴楚胡楊
  • 胡楊之都
  • 胡楊
  • 文化之地
  • 美食之城
  • 中國銀行手機銀行
  • 中銀智匯
  • 建設新時代全球一流銀行
  • 工商企業通
  • 工銀融e聯
  • 中國工商銀行
  • 宇宙工行卡
  • 工行信用卡
  • 工行廣告
  • 現金分期
我們的微信

“五十八座半”水庫

2018-04-27 20:12:53  來源:中國科學報  字號:

烏魯瓦提水庫。
烏魯瓦提水庫。

  “五十八座半”水庫

  中國科學報

  作者:星河

  王蔚生前,為和田人民留下了眾多的水利設施,其中最令人矚目的就是“五十八座半”水庫——這個“半”,指的就是未競的烏魯瓦提水庫。

  初次聽到王蔚這個名字,是在2015年5月。當時我來新疆和田講座,在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、和田地委宣傳部副部長張傳武的介紹下,我才第一次瞭解了這位當地的水利專家。

  王蔚,甘肅人,1951年大學畢業後,響應號召主動進疆參加建設。王蔚開始在石河子從事水利工作,1958年他被調往和田,從此揭開了他靠治水造福和田的序幕。我對王蔚越瞭解,也就越希望講述他的故事。於是我在2015年7月中旬再次來到和田。

  其時和田機場正在整修,要到8月1日才能通航。我乘飛機到烏魯木齊再轉機到喀什,然後越過渺無人煙的大漠來到和田。即便是當地人,也覺得這個夏天格外酷熱,據説近幾年來都沒有過這樣持續一週的40度高温。走在和田的街上,雖然感覺不到風沙,但一兩公里走下來,便感覺嘴裏全是細小的沙礫。

  我一連採訪了數十人。有些是與王蔚直接共過事的老同事,有些是與王蔚有過間接接觸的旁觀者。被採訪者裏有老年也有青年,有幹部也有農民,有漢族也有維吾爾族。我記錄下數萬字的文字資料和數十個小時的音頻視頻資料。

  不妨舉兩個小例子——

  1991年2月,王蔚被診斷為肺癌晚期,可他還一直惦念着尚未完工的烏魯瓦提水庫。及至4月下旬,王蔚已生命垂危,但他説:我就是死也要埋骨和田,看着烏魯瓦提水庫完工。4月27日,王蔚被攙上飛機,躺在最後一排,鼻孔裏插着輸氧管,右臂上扎着輸液管,隨行醫生在一旁陪護。13:30飛機降落在和田機場,此時的王蔚已無法自己行走,他在兒女的攙扶下一步步挪到機艙門口,在舷梯上環顧了一下迎候的人羣,眺望了一眼他魂牽夢繞的和田大地,心臟便停止了跳動。

  王蔚去世後,墓址被選在喀拉喀什渠首。但那裏地勢較低,夏天容易受到洪水的襲擾。當地農民聽説後,拔起地裏已經播種的麥苗,一夜之間運來500噸土,生生把墓地給“抬”了起來。

  採訪與王蔚相關的人,只在城市裏轉悠顯然是不夠的。為了採訪因王蔚引水而受益的農民,我前往沙漠中剛剛發生過地震的皮山縣農村。為了親眼目睹水患與抗災的真實場景,我深入到抗洪第一線,洪水就從我腳下滾滾流過。面對一望無際的茫茫大漠我不禁感喟,面對雄偉高聳的水庫大壩我又分外激動。我專程前往喀拉喀什河渠首的王蔚墓與王蔚紀念館,以發掘更加真實細緻的原始資料。我對王蔚當年的數十本筆記一一閲讀並複製,彷彿在拜讀一部和田地區社會歷史(特別是水利方面)的百科全書。為了更好地還原昔日場景,我還查閲了大量的歷史和地理資料,以期重現歷史原貌。

  不親臨此地,真的不知道這裏的情況與內地有着怎樣的不同。而在王蔚那個時代,他的所作所為就更加不易了。王蔚生前,為和田人民留下了眾多的水利設施,其中最令人矚目的就是“五十八座半”水庫——這個“半”,指的就是未競的烏魯瓦提水庫。烏魯瓦提水庫於2002年正式建成,目前已成為和田地區重要的水利樞紐。毫不誇張地説,王蔚與他的同事改變了和田的面貌——就空間而言,他們改造了山河;就時間而言,他們改寫了歷史。

  在採訪過程中,我一直住在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揮部。在這裏,我也目睹了北京援疆幹部的奉獻與情懷。他們有些人要在這裏工作一年,有些人要在這裏工作三年,與親人相隔萬里難以團聚,在他鄉任勞任怨辛勤工作。為了改變落後地區的面貌,為了各民族人民的團結,為了祖國邊疆的穩定,他們風裏來沙裏去,不顧艱辛與危險,殫精竭力,出生入死,作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  這篇短文寫在路上,因為我的採訪工作還沒有完成。隨後我還將前往烏魯木齊,因為王蔚的有些親友故舊現在那裏。而所有這些資料,最終會凝結成一篇有關王蔚的報告文學。

(編輯:冀江彤)
我們的微信、中國新聞週刊